任任啊你听我说-

让我随你去

这是一个没有什么束缚的地方
有病的人治好没病的人
没病的人治不好有病的人(??)
沙雕们的聚集地   或许你想解剖(?)么
兄弟,看看这个可怜的地方
廊坊精神病医院欢迎您

激情截表情包

惊艳了他整段少年时光 会念念不忘

一个甘愿垫脚 一个甘愿屈膝

我觉得很多东西是会延续一辈子的
比如成长
比如做梦
比如爱你

【毕侃】中二病也要看别人谈恋爱

也太可爱了吧!

宗伝唐茶:

 


 


陪男朋友给男朋友的弟弟过儿童节是李希侃自己主动要求的,临到头紧张得睡不着的还是李希侃。毕雯珺本来看他早早关了电脑放下手机跑回床上很开心,也不是打算做什么毕竟第二天要早起,然而李希侃能折腾得很,窝在他怀里老实不下来,一会儿推推他:“这个年龄的小男孩喜欢聊什么呀,和他聊创造101他看吗?”


“不看。”毕雯珺一口否决,把李希侃的脑袋往怀里按,“他叛逆,你可以和他聊土哈。”


李希侃乖乖把头贴在毕雯珺胸口闭眼,没安静三分钟又推推他:“给他买的蛋糕和糖他会喜欢吗?叛逆的小孩子是不是讨厌甜食?”


“不会。”毕雯珺眼睛没睁但眉头微微皱起,下巴往李希侃肩窝里一压,用全身限制对方行动,“我们吃麻辣拌都放糖。快睡觉了,不准说话。”


李希侃嘀嘀咕咕了几句诸如“这么能吃糖你怎么不胖”“你弟也不胖”“麻辣拌放糖那应该叫麻辣甜拌”之类的废话,知道自己挣扎不了倒也乖乖躺着不挣扎。好一会儿毕雯珺差不多睡着了冷不丁听到耳边一声叹息:“我不怎么招小孩子喜欢的,他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啊……”


“不怎么办。”毕雯珺都要嫉妒家里那个臭小子了,怎么人都还没见就能占据李希侃的全部思维,“我喜欢你不就够了你管别人干什么。”


“什么别人,那是你弟弟,”李希侃就很气,觉得毕雯珺根本不理解自己纠结的心,“他要是不喜欢我,要求你和我分手不然就跟你断绝兄弟关系,那你当然不能跟我分手,你爸妈就会觉得我是狐狸精,你就面临所有人的施压,我们的感情就要遭遇大危机,最后你还是不能跟我分手,结果我们在一起就是不被祝福的,呜呜呜我们好可怜啊!”


毕雯珺被这套戏精逻辑震惊了,拍一巴掌李希侃的屁股以示教育:“你少胡思乱想了又不是在演电视剧,我喜欢的人我家人也会喜欢的。”李希侃反手揉着屁股小声抱怨:“我是为了谁才胡思乱想的啊你还打我,要不是想讨小舅子欢心我打一天游戏我……”


小舅子?


真行,狐思乱想狐言乱语,见缝插针搞侃毕的贼心不死。毕雯珺眯起眼睛:“是小叔子。”


李希侃卡壳一下支支吾吾不肯接话,随即慌张起来挣扎反抗那两只扒自己睡衣睡裤的手:“喂喂明天要早起呢!”


“可你又不睡。”毕雯珺嗤之以鼻,手上动作飞快把小狐狸剥得光溜溜,“助眠顺便让你了解传统亲属称呼的正确使用方法,一举两得。”


助眠归助眠,也不能真的不管不顾搞到第二天起不来。前戏充分得耐心十足,他们平时做得频繁,李希侃的身体适应得很快,不大一会儿心不甘情不愿的哼哼唧唧已经变成了软乎乎催促对方的哼哼唧唧。毕雯珺满心认为可以趁势纠正李希侃的错误念头,哪料李希侃真的就有那么倔,知道今天喊的老公会是明天的话柄,宁可啪嗒啪嗒掉着眼泪喊主人哥哥也不肯喊老公。最后抱着睁不开眼抬不起手的狐狸团子睡觉时毕雯珺也放弃了:不喊就不喊,谁还不知道真相是什么呢。


 


第二天清早李希侃本来要继续赖床,毕雯珺咬着他耳朵提醒他今天要去陪弟弟过儿童节,李希侃耳朵一抖整个人都清醒了。精神抖擞地洗漱吃饭换衣服,上了车没一会儿又困了,脑袋一点一点看着可怜兮兮,被毕雯珺背下车也没有醒来的迹象。毕雯珺有心让他多睡会儿,把李希侃从小区门口背到楼道口才放下,满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没想到早早趴在窗边望着楼下等哥哥的弟弟看到了一切。


弟弟气坏了:堂堂众神之父达格达怎么能弯下高贵的脊梁,莫瑞甘真是太讨厌了!


——沉迷FGO的小男孩正醉心凯尔特神话不可自拔,自命达努神族的伟大领袖鲁格,并举贤不避亲地封亲哥为众神之父达格达。达格达有个情人莫瑞甘,这是小男孩早就知道的,然而真的见到了假想中的战争女神莫瑞甘“本人”,伟大领袖鲁格还是无法强迫自己表达善意。


有此前提,进门之后李希侃看到的就是小男孩好一张臭脸,毕妈妈让他喊人他就哼,毕雯珺让他收礼物说谢谢他还哼。李希侃觉得自己果然不招小孩子待见,又不想事事求助毕雯珺,尴尬地笑得脸都僵了,毕雯珺看不过眼提着弟弟领子拎过来:“儿童节一起拍个照吧,希侃拍照好看让希侃来。”


李希侃来了精神,举着手机调转镜头方向,看到镜头里小男孩位置太偏,犹豫了一下试探着贴近小男孩一点把他放在镜头画面中间。小男孩撇了撇嘴就要再往哥哥身边挪,毕雯珺一巴掌按在他脖子后面友好地笑出八颗鲨鱼牙:“说茄子没意思,听我三二一一起说小狐狸。”


野生动物的第六感发作,弟弟不敢再往哥哥身边凑,老老实实站在中间被李希侃搂肩膀,听他面红耳赤地反对喊小狐狸。被莫瑞甘搂肩膀实在心不甘情不愿,伟大领袖鲁格决定把对抗意识统统灌注到讨厌的莫瑞甘身上,莫瑞甘不想喊小狐狸?鲁格中气十足:“那咱们就喊小狐狸!”


说完看着达格达乐呵呵的笑脸和莫瑞甘颓然塌下的肩膀,觉得自己赢得了伟大的一胜。


 


拍完照简单收拾一下就该组队去游乐园,弟弟霸占了副驾,李希侃坐在后座放着偌大的空间不倒头睡觉而是换着花样跟弟弟搭话,毕雯珺看得很不是滋味。弟弟对搭话基本上没反应,李希侃搭话得没意思了就垂下头玩手机,发到朋友圈里的合照陆陆续续有了点赞回复,大体上都是问他照片里的小男孩是谁。


小舅子?太心虚了。


小叔子?他死都不能承认!


犹豫半天还是决定回复个中规中矩的“弟弟”,这时多了条消息提醒,点开就是吕晨瑜的长串问号感叹号:


吕晨瑜:?????????你们真的有小毕崽子了??!!!!!


大脑迟钝地处理了一下文字内容,一分钟后李希侃终于反应过来,脸红得要滴血又马上黑成锅底。


大惊失色的吕晨瑜坐立不安,怎么想怎么觉得这个跟李希侃小时候一样黑还跟毕雯珺有同款泪痣的小男孩就是两人爱的结晶,你看那泪痣颜色那么淡,一定是出厂时墨全用来给皮肤染色染到泪痣没墨了。嗨呀这到底怎么做到的,吕晨瑜决定发消息追问一下:这都能打酱油了吧,你俩是不是偷偷领证了!


“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所以说人不可貌相,今天之前李希侃根本不会想到自己的朋友里会有人生活在男男可以生子的世界观里。


 


把吕晨瑜拖进黑名单后李希侃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找弟弟说话,弟弟继续爱理不理地哼。如是往复终于到了游乐园,碰碰车弟弟要和哥哥一起,激流勇进弟弟也要和哥哥一起,李希侃有点沮丧地独自冲下滑道,落进水里的同时也落进毕雯珺怀中。


毕雯珺扶李希侃站直,小心地观察他表情:“你忍一忍,就今天一天……”


李希侃瘪瘪嘴突然就很委屈:“我就知道小孩子不喜欢我!他都不肯和我一辆碰碰车!”听得毕雯珺一头黑线,抬手拧一把他软软的脸蛋:“真行啊你。”


合着沮丧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我弟。


在毕雯珺看来李希侃不是不招小孩子喜欢,而是容易招小孩子跟他较劲:本质那就是只奶狐狸,心性脾气和小孩子没区别。小孩子当然不会敬畏讨好另一个小孩子,凑在一起不外是拉帮结派凑小团体,打打闹闹吵吵嘴,你抢我的玩具我讨厌你,我想玩你的玩具我们和好吧。


不承认自己是小孩子还非要摆大人谱,这种小孩子被其他小孩子排斥较劲太正常了。


“成何体统!达格达与莫瑞甘,你们两个,伟大领袖鲁格命令你们,现在立刻马上分开!”


小男孩湿漉漉地挤进两人中间,把拥抱状态的两人强行分开,一脸愤怒。毕雯珺捏着指节准备打人了:好小子,敢让我俩分开?李希侃重点却不在这里,有些迷茫地重复:“伟大领袖鲁格?”


“臭小子中二病发作。”不要怪毕雯珺没有童年还简单粗暴,毕竟唐家三少和奈绪蘑菇本来就不是一个系统,中式中二病理解不了日式中二病多正常的。说着他捏着脖子把中二病弟弟提出水池:“走吧。”


 


更衣室洗澡换衣服,毕氏兄弟率先出来,李希侃动作稍慢。弟弟转转眼睛拉拉哥哥:“我想吃冰淇淋!”


总体来说毕雯珺还算个合格的宠弟狂魔,区区冰淇淋算不了什么:“等希侃出来一起去买。”


“我在这里等,哥哥先去买。”


其实是可行的,但毕雯珺几乎可以确定臭小子想干坏事,拧一下眉逐条警告:“我去买可以,你别想玩什么花样。”


“怎么会呢!”弟弟激烈拍胸口表忠心。


“别想趁我不在挑拨离间,敢胡说八道一个字零花钱别要了。”


“不会不会!”


“也别想骗他我走丢了或者不要他了,这种小把戏对他没用。”


“不骗不骗!”


“躲起来骗他到处找你之类的,后果我不说了你可以试试。”


“不试不试!”


毕雯珺还是不太放心,但想想该说的好像都说了,只得大步往冰淇淋车的方向走,路上还回头审视好几次。一直保持着天真可爱笑脸的弟弟在哥哥走出视野的瞬间塌下嘴角,气呼呼地想:变了,达格达变了,再也不是那个爱护伟大领袖鲁格的达格达,都是莫瑞甘的错!


他才不会用那些低劣手段对付莫瑞甘!


 


李希侃急急忙忙出来却没看到旗杆一样的男朋友,左顾右盼找人时被拉住手,头皮发麻地低下头一看是男朋友的弟弟这才安心,蹲下来声音软软:“哥哥去哪儿啦?”


弟弟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他最看不上莫瑞甘这种哄小孩的态度,他又不是三岁!但他不能翻白眼,他有他的绝妙计划必须完成。于是忍辱负重地可爱一笑:“哥哥去买冰淇淋了。你陪我玩好吗?”


这还是李希侃第一次见到弟弟对他笑,受宠若惊,恨不得什么都答应:“好啊好啊!你想玩什么?”


“云霄飞车!”弟弟胸有成竹地指着身后不远处的售票亭,满意地看到李希侃的脸色一瞬间白了。


有个恐高的亲哥长年示范,弟弟早就在看到李希侃小心翼翼爬上激流勇进的滑道顶端时看出这也是个恐高重症患者。激流勇进的高度都害怕,云霄飞车还吓不死他?想到这里弟弟再接再厉卖苦情:“哥哥恐高从来都不肯玩云霄飞车,我一次都没玩过,你能满足我这个小小的愿望一次吗?”


“……可以。”李希侃抿抿嘴深吸一口气,拉着小男孩的手去售票亭排队。


拿着冰淇淋的毕雯珺发现两人时李希侃已经拿到票准备上飞车了,看得毕雯珺心中暗骂一句喊着“希侃回来”大步追上去。儿童节游乐园人很多,但李希侃还是听到了毕雯珺的喊声,听到了也不回头反而急急忙忙抱起弟弟挤上车,生怕自己会后悔的样子。眼睁睁看着恐高的奶狐狸自投罗网上了云霄飞车,毕雯珺脸彻底黑了,随手把冰淇淋扔进垃圾桶,心中琢磨回头该怎么收拾臭小子才能让他长记性。


 


被惦记的臭小子这会儿状态却真不怎么样。


他和李希侃说的是真话,他确实从来没坐过云霄飞车,此外什么跳楼机海盗船飞椅也统统没坐过,都因为他有个恐高的哥。毕雯珺恐高,李希侃恐高,那在他看来意思就是又瘦又高的那些细条条成年人会恐高,和他没关系。


他并不知道自己原来也是怕高的。


本想看别人的笑话,现在自己别说笑了叫都叫不出来。紧闭眼睛默默恐惧着,一只手忽然伸过来握住他:“光明与太阳之神鲁格,你连银河与彩虹都能操纵,绝对不会被小小的云霄飞车打倒。”


小男孩身体一震:“你怎么知道我的神名!”


“你都说了,我是莫瑞甘呀。”


如果这时能有人从半空俯瞰云霄飞车中间两个挨着的座位,也许会觉得好笑又不解:两个眼睛闭得死死的恐高症患者不兴奋也不尖叫,却在大声地进行一场中二病对话。


李希侃努力回想着在更衣室里用手机搜索出的达努神族领袖鲁格的资料来维持对话转移注意力:“命运之石、光之剑、鲁格之枪、达格达之棍,这是你们的四件宝物对吧?”


听到达格达,小男孩突然愤怒地抽出手:“我要剥夺达格达的神位!他已经不是以前的达格达了!都怪你,是你抢走了达格达!”


李希侃一愣又一笑,摸索着把小男孩的手重新抓回来,尝试模仿日式中二病的说话方式——这不算太难,毕竟他也喜欢看日漫的——缓缓开口:“达格达没有被我抢走,你和他,你们是……都是达努神族,存在着一种,嗯……天生就有的,基于血脉但又高于血脉的,有着很多精神力量的深厚契约,谁都不能把他抢走。”


小小的手这一次没有从掌心抽出,李希侃等了等,放心地继续往下说:“我不是你们达努神族的族人嘛,我跟他是没有这样的天生契约的。我们能相遇并在一起……其实很不容易。我们都必须花很多努力构建一种羁绊,来代替契约,让我们能在一起更久。但你其实也知道吧,他关注我再多,都不可能离开你们。”


“……”


“能接纳我做你们的族人吗,伟大的鲁格?”


 


原本要拎走弟弟教育的计划在看到云霄飞车上走下一大一小两个脚软腿软的人后临时更改,毕雯珺一手搂着狐狸一手捞着弟弟费了好大力气找到快餐店坐下,戳着可乐里的冰块思考到底应该再找什么时机收拾臭小子。


而臭小子突然站起来,面无表情地举起快餐店送的长条玩具气球,无视哥哥警惕的目光将玩具气球戳到李希侃身上,又戳到哥哥身上:


“我,伟大的光明与太阳之神鲁格,以彩虹和银河为纽带,命令你们两个,达格达与莫瑞甘,结成能量巨大的、不可割裂的契约。”


顿了顿又心不甘情不愿地补了一句:


“最高级的契约。”


做完这一套仪式,小男孩仿佛用尽了力气一般坐下来,嫌弃地瞪着还没什么反应的两人:“完成契约你们可以亲亲了。”


 


什么鬼,我们接吻难道还要你批准吗?毕雯珺惊讶又好笑,还有点困惑于臭小子这么突兀的态度转变。


不过嘛……不亲白不亲。


 


默默瞥一眼红着脸推了两把都没推开达格达的莫瑞甘,鲁格扭头望着玻璃外的天空想,我们达努神族还是有碾压型的优势的。


那作为达努神族的伟大领袖,我也算胜利了。


 


 


FIN